纪染沈执小说(纪染沈执)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纪染沈执小说(纪染沈执)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一部最火的言情小说——纪染沈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纪染沈执之间的故事,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纪染心底叹了一口气,如果说上一世她认识的沈执内敛深沉,是个玩死人不偿命的人。

小说介绍

一部最火的言情小说——纪染沈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纪染沈执之间的故事,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纪染心底叹了一口气,如果说上一世她认识的沈执内敛深沉,是个玩死人不偿命的人。

小说简介

纪染重生到十七岁,遇到把她当命来疼的沈执,钱给她心给她命也给她的故事。纪染重生了,在父母离婚的时候,为了前世的怨气,她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而令她惊讶的是,前世偏执又高能的沈执,竟然在少年时代就喜欢她,原来前世的纠缠,从年少就注定。

纪染沈执小说免费阅读

沈执打过女生吗?
当他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周围听到的同学疯狂在脑海里搜索这个信息,毕竟新同学刚转学过来,又是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大家都于心不忍。
纪染心底叹了一口气,如果说上一世她认识的沈执内敛深沉,是个玩死人不偿命的人。
那么此时的他性格阴晴不定,叫人捉摸不透。
所以她心底有那么点儿烦,本来她刚到新学校她挺不想惹事儿的,可是沈执要是一直这样为难她,她觉得他们之间可能又和平不了。
或许她跟沈执之间注定就没有友好这个词。
于是纪染慢慢站了起来。旁边的沈执还没动,依旧在过道上站着。
这可把旁边的夏江鸣着急坏了,刚才回教室的时候,他就跟沈执说过,对女孩子呢一定要温柔贴心。
不能来那套我喜欢你我就欺负你。
那是小学生才玩的。
况且他小***长这么漂亮,跟个小仙女似得,指不定多少人觊觎着呢,执哥要是不好好哄着还是这样,迟早要把小***吓跑了。
结果他们一回教室,见同学们聚在一块说话。
还有纪染那句,我害怕什么,怕他跟我收保护费吗?
夏江鸣觉得小***肯定是开玩笑,于是他在沈执的背后冲着纪染挥挥手,笑着说:“小***,你还记得我吗?”
纪染当然记得他,被沈执毫不犹豫地抛弃在打架现场,居然还依旧这么狗腿。
“我叫夏江鸣,夏天的夏,江水的江,一鸣惊人的鸣。我爸是夏,我妈姓江,他们两个呢希望我长大以后能一鸣惊人,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夏江鸣特别热情地对纪染自我介绍着。
她眸子里依旧有那么点儿躁,但她还是压着声音说:“我不叫小***,我叫纪染。”
夏江鸣立即了然的点头,一副‘对,我知道在学校里咱们应该低调’的表情,贱兮兮地说:“纪染同学,欢迎你转学到四中。”
说着他还伸出手,想要给纪染一个来自同学热情欢迎的握手。
结果他的手刚伸出去,沈执低头看了一眼脸上浮现一丝冷笑。随后‘啪’地一声脆响,吓得所有人回头朝这边看时,夏江鸣缩回自己的手背。
他低头看着手背上瞬间浮现出来的红印,“卧槽,执哥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一旁徐一航搭着徐松的肩膀,低声说:“小松呀,咱们可别学这个傻逼,这么没有眼力见。”
“活该。”徐松嘲讽笑道。
徐一航从刚才沈执踢椅子让新同学坐在他旁边的时候,就发现沈执对这个新同学真的不一般呀。
沈执虽然声名远播,不过架不住一张脸实在太招人。
别说跟他同年级的女生,就连那些高年级的女生不知多少人想要认识他,打他从高一入学开始,桌肚里的情书、巧克力这些玩意儿没断过。
有些女生甚至不顾矜持,在他们玩的地方堵沈执,还有徐一航他们偶尔也会约女生出来玩,毕竟总是他们几个也无聊。
说真的,他没见过沈执正眼看过谁。
此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这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夹着一本书走了进来。
纪染见沈执还站着不动弹,低声催促:“老师来了,你还不***吗?”
可是她刚说完,沈执伸手直接将她手里拿着的那支笔抽了过去。
他这才不紧不慢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纪染坐下后立即朝他伸手:“我的笔。”
沈执低头看着手里的笔,这是学校门口小便利店就有卖的黑色中性笔,三块钱一支,很便宜。但是她拿在手里写出来的字精致漂亮。
跟她的人一样。
字如其人,还真是没说错。
中性笔在沈执的手指间转了一圈之后,沈执偏头看着纪染:“你没看出来吗?”
纪染微怔,下意识说:“看出什么?”
“我在欺负你呢。”沈执淡淡地解释她的疑惑,仿佛他说的这句话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句话。
“这是保护费。”
“……”他全听到了。
当他看见面前少女呆滞的表情时,他突然觉得心情竟是全所未有的好。他捏着手里的笔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肆意,丝毫不顾忌此时正在上课。
她怎么这么可爱。
*
开学本来就热闹,暑假里发生的各种事情,还有学校里的事情总让人有聊不完的话题。特别是关于风云人物的话题。
毕竟是刚分班不少人跟之前班级里的人还热乎着,约着一块吃了午饭。于是沈执早上在教室里为难刚转学过来的新同学这件事,立即就被传遍了。
不过沈执他们虽然名声不太好,但是没怎么传出欺负女生的事情。
于是有人不信。
谁知传八卦的人抿嘴一笑,“你要是看见我们那位新同学,你就信了。”
“怎么了?”
“真的长得特别好看,跟小仙女似得。我觉得咱们学校的校花不用再争了。”
“夸张了吧,能比江艺、薛以柔她们好看?”这些都是高二年级里出名好看的女生,说话的人还不服气地说:“还有高一有个新生叫唐芷蓝,人家初中时候就一直是校花。今天她一进校,咱们高二不少人都去看呢。”
“切,我跟你保证,这些人都比不上。”
反正不知最后怎么传的,都说高二八班新来的转学生是个大美人,于是还真的有好事之人不断来八班门口转悠。
气得夏江鸣在一旁冷笑骂道:“操,咱们班是动物园呀,一个个转来转去的。”
徐一航被他气笑了:“鸣鸣,你要是不会骂人你就别骂,老子可不是牲口。”
好在这一天总算相安无事到放学。
纪染回去的时候,纪庆礼难得这么早回来,作为后妈的江利绮居然迎上来接纪染,丝毫都没管跟纪染一起回来的江艺。
江利绮温柔问道:“染染,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纪染:“新学校很不错。”
在纪庆礼面前她一向是乖巧懂事的乖女儿模样。
江艺咬着唇,要不是顾忌到纪庆礼就在旁边,她差点儿骂出口,第一天去学校就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不仅跟沈执坐同桌,整个高二年级都知道八班来了个校花级别的转学生。
纪染丝毫没在意江艺的表情,她拎着书包直接说:“我先上楼休息了,爸爸晚安。”
纪庆礼笑着点头:“染染早点休息。”
他也没注意纪染只跟他一个人打招呼的事情。
第二天上学,纪染依旧跟江艺坐一辆车。只不过这次江艺故意抢在她前面上车,坐在了后排的位置。
昨天因为纪染坐在后排,后上车的江艺被江利绮按在副驾驶坐着。
其实坐哪儿都无所谓,但是纪染看着江艺居然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只为赶在自己前面吃饭抢后排的座位,也是够可笑的。
于是她拉开车门,直接在另一边上车。
江艺转头看着身边的人,有些薄怒:“你……”
可是她到底还是没敢说出让纪染坐副驾驶这句话。
今天没昨天那么堵车,所以车子是到了校门口停下,纪染下车进了学校,丝毫没顾忌身后的江艺轻轻推开车门,又慢又磨蹭的下车动作。
果然课间操的时候,大家聊天话题不知道怎么又扯到江艺身上。自从昨天有人在校门口撞见她从一辆宾利上下来之后,大家都知道江艺富家千金的身份。
虽然以前都传江艺家里有钱,但她穿着并不是特别名贵那种,如今算被证实,大家都有点儿讨好她。
只不过同班女生蔡洁洁突然说:“江艺,我今天看见有个女生跟你一起坐车来学校,那么漂亮,她不会就是八班刚来的那个转校生吧。”
蔡洁洁知道江艺一直得意自己准校花的身份,总是自视甚高,觉得谁都不如她漂亮。
如今又明里暗里炫耀她家的豪车,一向看不惯她的蔡洁洁终于出手了。
江艺暗自咬牙,她没想到纪染跟自己坐一辆车被人看见了。不过她们总是一起坐车上学,江艺也想到早晚会被人碰见,所以她也不着急,因为她早想好了说辞。
江艺撩了下自己鬓边的碎发,轻笑道:“她呀,我们家司机的女儿。”
“司机?”蔡洁洁明显不相信,她说:“可是我看你们家那个司机很年轻,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女儿。”
江艺朝她看了一眼,冷笑道:“谁告诉你,我们家就一个司机的。”
“蔡洁洁,人家江艺都说那是她家司机的女儿,你又不懂,怀疑什么呀。”
“原来那个转校生就是个司机女儿呀。”
本来大家对这么个大美人转校生充满了好奇,毕竟她刚来,背景还神秘。可今天突然听说她只是个司机女儿,大家心底都觉得哪怕她再漂亮,也不会那么高不可攀。
特别是这话传出去之后,年级里有些平时就很混的男生,开始起心思。
放学的时候,纪染因为打扫卫生,走得有点儿迟。她背着书包下楼的时候,教学楼里已经没什么人。
夕阳西下,暖橘色光线渲染整个天际,有种天空随时都能被点燃的感觉。好在空气里偶尔吹过一阵清风,轻掠过而过,撩起少女鬓边的一缕碎发。
纪染走到楼梯口,突然被拐角出现的几个男生挡住去路。
纪染一开始以为是不小心挡住,于是往旁边走了两步,谁知对方也往这边挪,明显是不让他走。
贺瀚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纪染。
自从昨天见过纪染,他就一直心底痒痒的,这个转学生真的太漂亮,明眸善睐,是那种漂亮又纯情的感觉。本来他还觉得这种女生应该特别难追。
谁知今天听同班的江艺说,她只是个司机的女儿。
贺瀚家里有钱,平时消费大手大脚,所以他觉得追这种家境平凡又漂亮的女生,只要花钱肯定能行。
“同学,你是刚转学来的吧。”贺瀚笑眯眯地问。
纪染冷眼看着他,面无表情。
贺瀚也不在意轻笑着说:“你别害怕,我没有恶意的。我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要不这样吧,我请你去星巴克喝咖啡,然后咱们可以一起学习英语,你英语肯定很好吧。”
星巴克作为装逼界的顶级存在,此刻成了这种男生追求女孩的工具。
纪染被气笑了,对面这个莫不是个傻子吧?还是觉得她很好骗?
她伸手扯了下自己的袖口,当然在准备动手之前,她还是决定礼貌一下,让对方赶紧从她面前滚蛋。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有个人影走了过来。
沈执刚到跟前,抬起一脚直接踹了过来。纪染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贺瀚膝盖一弯,扑通跪在了纪染面前。
少年眼神狠戾地望着对方,冷笑着说:“这么喜欢学英语,老子今天让你学个够。”
他直接从旁边夏江鸣的书包里,抽出一本崭新的英语课本,砸在贺瀚脸上。
“读,从第一页开始读,今天不把这本书读完,别他妈想回家。”

纪染沈执小说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贺瀚低头看着地上的书,脑子都是懵的。在四中读书,谁会不认识沈执。
虽然贺瀚也是那种家里有钱还有点儿混的人,但他也就是在学校里追追妹子谈恋爱,别说打架,就是碰到职高那帮人都是低头赶紧溜。
更何况是把职高人当孙子打的沈执。
他,他就是想撩一下新同学,怎么就得罪这位大佬了。
沈执冷眼看着他,神色漠然地伸出脚尖踢了一下地上的英语书:“要我给你翻开来吗?”
其实沈执平时脾气没那么躁。
学校里确实有不少关于他的传言,真的、假的,夸张的、曲解的都有,他懒得管。相反他在学校里头真的很低调,除了之前确实动手打过一个傻逼之外,他真没跟学校里的人动过手。
可今天他脾气是真的上来了。
刚才打完篮球从那边操场回来,准备离开学校,因为正好走的是教学楼旁边这条路,就看见这几个人站在拐角这里偷偷摸摸盯着楼上。
夏江鸣一眼看见贺瀚,不屑地说:“这小子肯定是在等女生呢。”
他在学校里面人缘不错,是那种谁都认识能聊上几句,不过对贺瀚这种人他挺不喜欢的,光是他知道的,贺瀚就交了五六个女朋友。
小小年纪就开始四处勾搭,长大也不是个好东西。
结果他刚鄙视完,看见从楼梯缓缓而下的少女,明眸樱唇,肌肤胜雪,柔和的夕阳光线跳跃在她周身,这样过分美好的画面,惊艳的众人差点儿说不出话。
纪染穿着学校里最普通的校服,蓝白相间宽松肥大,明明那么多人穿得丑的要命。
可是她硬生生穿出了电影里才有的初恋感。
贺瀚他们拦住了纪染的去路。
“卧槽,贺瀚这个傻逼居然是在我小***。”夏江鸣差点儿跳起来。
他看着沈执说:“执哥,这个傻逼可没下限了,据说之前还把女生弄怀孕过。要不是他家有钱压下来,这傻逼早该被学校开除。我觉得他跟我小***说话,都是对小***的侮辱。”
沈执刚打完球,浑身出了一层汗,本来以为心底的那点儿郁气在篮球场上发泄完了。
结果在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心底腾地升起一股子压都压不下去的戾气。
于是沈执没顾着夏江鸣的絮絮叨叨,直接走了过去,一脚踹在贺瀚的腿弯,对方被他踹的跪在地上,本来回头张嘴想骂人,但是在看见沈执时所有怒气变成了畏惧。
沈执又踢了一脚地上英语书的的时候,不管是旁边的夏江鸣徐一航他们,还是贺瀚带来的几个人,都被震撼了。
大佬这惩罚方式真的太他妈新颖别致了。
别致到他们仔细想了下,觉得自己宁愿被揍一顿,也绝对不想承受这种折磨。
毕竟对于学渣来说,英语书对他们而言,就是天书。
贺瀚不敢耽误立即从地上把书拿了起来,但是他一边翻书一边望着面前的纪染,那模样仿佛等着纪染说话。
毕竟按照正常的剧情,这姑娘长相甜美看起来软乎乎的,肯定会息事宁人吧。
闹大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于是贺瀚一边开始磕磕巴巴读第一篇文章,一边朝纪染拼命看。
谁知面前的姑娘轻抬眼睛看了过来,她睫毛真的又长又浓,抬起时轻颤着,清亮黑眸明明清纯动人,是一种别样的勾人。
贺瀚险些又看呆,真的太漂亮了。
可下一秒少女淡淡朝贺瀚手里的英语书扫了一眼,不紧不慢地说:“这么难得的学习机会,好好珍惜,别浪费了。”
少女的声音那么轻软绵甜,本来应该听的人心底麻酥酥。
但她说的话,让人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纪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也有点儿后悔。
有点儿崩人设呐,说好的她是人美心甜安静美少女呢。
不能这么煞的。
本来夏江鸣在一旁看见贺瀚这小子的眼神,他生怕纪染心软放过这家伙,毕竟小姑娘嘛,特别怕惹出事儿。结果纪染这话说出口,他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小***跟他想的有点儿不一样啊。
他下意识朝沈执看过去,结果沈执的眼神落在纪染身上。
此时沈执眼底里露出几分笑意,还有那么点儿得意。
这小姑娘果然有点儿不一样。
纪染懒得再听这个男生满嘴的塑料英语,背着自己的包直接走旁边准备离开,只是在路过沈执身边的时候,她停顿了几秒。
要是上一世有人告诉纪染,她有一天会接受沈执的帮忙,并且要对他说谢谢。
纪染肯定会让对方滚蛋。
但是现在沈执真的帮她出了一口恶气,虽然她不明白沈执为什么会帮忙,看起来他并不是出于什么同学友爱,但她想了想还是软声说:“谢谢你。”
说完,纪染快步离开。
结果她一走,夏江鸣叫唤了起来:“卧槽,小***你就这么走了,咱们执哥可是为了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执突然大步追了过去。
纪染没想到身后的人会追来,她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夕阳下他整个人隐没在金色光线之中,眼角眉梢都被染上一层浅金色光晕。
少年的轮廓在阴影里那样立体,隐隐透着属于男人的感觉。
沈执垂眸,淡淡开口:“你不问我为什么帮你?”
纪染没想到他追上来就是为了这么无聊的问题,她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好脾气地问:“为什么?”
“你不是交了保护费的。”少年微微弯了下腰,他的脸仿佛从阴影里滑了出来,他低笑道:“所以这次保护你是应该的。”
那张清俊到叫人疯狂的脸,与她的脸越靠越近。
近到沈执闻到少女身上那股随着凉风带来的甜绵淡香。
他用一种接近耳鬓厮磨地声音说:“纪同学,你要好好保护你自己,千万别再让人欺负了。”
他停顿了那么几秒钟,时间仿佛被无限拉伸。
直到纪染听到他温柔呢喃道:“因为下次我的保护费就没那么简单了。”
纪染很奇怪她这时候自己还能这么冷静。
她抬头看着沈执,“你想要什么?”
沈执这次没说话,可是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神带着一股子纪染看不懂的情绪。
你。
下次,我就想要你。
*
纪染回到家里的时候,连晚饭都没吃,直接回自己房间躺着了。可是她盯着天花板的时候,脑子里还一直在回想着学校里的事情。
特别是沈执的眼神。
这个眼神其实她并不陌生,前一世她也曾经在沈执眼中见过那样的眼神。
那次是投行的年会,按照惯例大家都会盛装出席。男同事还好,都是西装三件套顶多也就是款式和材质上面有些区别,完全比不上女同事之间的争奇斗艳。
纪染那天穿了一条金色深V亮片吊带长裙,□□半露肤若凝脂,最难得的是明明她那么瘦却丝毫不显干瘪,反而是该有的地方都有。
特别是她那天戴着一条钻石项链,缀着一颗水滴型黄钻,那颗钻石正正好卡在她胸口处。
跟胸前那条明显的事业线相互映衬着。
纪染长相本就绝色,那天又是那样隆重明丽的打扮,从她踏进会场开始,全场的焦点就在她身上。
不知道多少男士在偷瞄她。
其实纪染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性格,但是她得知沈执打败她成为大中华地区年度最佳员工,以及总部CEO会在年会现场宣布他的晋升。
所以她故意这么打扮,就是要抢走所有人的目光,抢沈执的风头。
纪染家里有矿可以继承,对于她来说,投行的工作只是方便她刷履历而已,但是她就是不能忍受输。
特别是输给沈执。
结果她跟人碰杯时,莫名转头居然正好撞上沈执的目光。
那天他也像今天这样看着她,黑眸深沉地如同化不开的浓墨,有股子压抑到极致的情绪。
纪染当时以为他是心底不爽自己抢走了他风头。
她心底还特别得意。
结果今天她在年少的沈执眼里再次看见那样的压抑。
纪染干脆踢掉脚上的拖鞋,躺在绵软的大床上继续发呆,可是脑海里想着的依旧是上辈子的事情。
说起来上一世在投行圈子里,关于沈执的传言其实也很多。
他背景深厚这件事几乎不用说,这都是公开的秘密。
还有一个流传特别广的传闻就是,沈执有个死了的白月光。对于这个白月光大家都不了解,只是知道他心底有这么一个人。
因为沈执一直醉心工作,几乎到偏执的地步,身边更别说有女人。
更有人说,沈执一直思念那个死了的白月光,太过喜欢以至于对别的女人完全没兴趣,说那个白月光是沈执年少时的恋人。
因为白月光死的太早……
所以这么多年来,沈执还是个处男。
纪染当初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笑得差点儿连隐形眼睛都要从眼睛里掉出来,以至于她都忘了自己其实没比沈执好多哪里去。
这时纪染忍不住在想,沈执那个白月光现在死了没?
还有他看自己的眼神……
突然纪染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突然想到一个极大的可能性。
难道她跟沈执的那个白月光长得很像?

小说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那个棋牌游戏送彩金 充值送彩金活动 送彩金的娱乐棋牌游戏 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澳客彩票 信誉的送彩金打鱼 棋牌送彩金且可提现的网站 棋牌娱乐app送彩金 充值送彩金活动 电子娱乐送彩金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