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时心稀巴烂(陆南渡江汐)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想你时心稀巴烂(陆南渡江汐)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陆南渡江汐,想你时心稀巴烂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   传闻陆南渡玩世不恭,直到某天酒吧来了个女人,陆南渡看到她下意识摘下唇间的烟藏在了身后,有点无措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陆南渡江汐,想你时心稀巴烂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   传闻陆南渡玩世不恭,直到某天酒吧来了个女人,陆南渡看到她下意识摘下唇间的烟藏在了身后,有点无措

陆南渡江汐小说简介

多年未见,当年校服穿着没个正形的少年如今西装笔挺。
他看着她。
江汐眼神很安静,口罩下的脸没半分情绪。
只一秒男人淡漠移开了眼,没有探究,浑然不感兴趣。冷淡的,陌生的。
江汐垂在身侧的手指蜷缩了下。

想你时心稀巴烂陆南渡江汐全文阅读

他没认出她。
没认出口罩后的人是谁,或者说,早已不记得她。
众人从电梯出来,李导已经迎上去:“陆总,还以为您有事先走了,正好刚才没赶上跟你喝上一杯,要不再***一起喝几杯?”
旁边助理开口:“不好意思李导,陆总和徐导有事要谈,有空改日再约。”
李导跟徐导徐国生最近共同拍摄一部剧,明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却不是特别对付。
但毕竟是名利场上混久的老狐狸,李导碰了一鼻子灰不满也没放脸上,仍笑容满面:“那行,老徐刚才正找你呢。”
江汐早已趁没人注意进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关阖,外面寒暄声渐模糊,她抬手按楼层,垂着眸漠不关心。
缝隙渐小,电梯门快关上那瞬江汐终是抬眸。
男人背影挺拔出挑,身上带着不善的冷漠,懒得跟身边人交谈半分。
只礼貌性点下头,径自经过。
电梯门阖上,下降。
江汐收回目光,自始至终脸上情绪没一分波动。
/
回到酒店已是凌晨,灯灭人眠。
整个白天江汐是睡过去的,现在没一丝困意。往常喝酒总能睡个好觉,今天喝酒却异常清醒,哪哪都不正常。
她后颈仰靠沙发背上,盯着天花板发闲呆。脑袋空空的,什么都没想。
十分钟过去也没能让自己无聊到有一丝睡意,江汐放弃,干脆起身进浴室又冲了个澡,出去一趟即使不出汗仍觉浑身不***。
出来时浑身水汽,身上搭一条浴巾。
江汐走去窗边,地上几个水脚印。
酒店高层,俯瞰路灯成海,车光移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
江汐拉上窗帘,顺手关灯,房内暗下来那刻心里一阵轻松。
刚歇工一天,拍戏那段时间身体上的疲惫还没缓解,洗个澡把疲倦都洗出来了。
她没再想什么,窝进床里睡觉。
……
同一地区时间,市中心某大厦三十七层,总裁办公室。
助理敲门进来,走至桌前:“陆总,人安全到酒店了。”
男人正结束跨国线上会议,松了领带。
“嗯,出去吧。”
/
隔日清晨,江汐被闹钟叫醒。
今天有采访拍摄行程,给新剧宣传做准备。
江汐虽算不上上进,但对待工作一向认真,她没赖床,关掉闹钟起床洗漱。
洗漱后护肤化妆,江汐格外熟练流程,三两下便搞定。
都说美人化妆跟不化妆没什么区别,江汐便是如此,上妆和不上妆不相上下。不上妆疏离冷淡,上妆少层距离感,增生妩媚。
镜里的人妆容不浓不淡,眼尾晕染一抹红。眼睛没什么感情,一丝多余情绪都没有,过分空洞。
化完妆叫的餐正好送达,江汐起身开门。
起身太急,撞到旁边矮桌,一沓报纸啪嗒落地。
她应声低眸。
过期财经报纸,几个月前的,各种经济学金融学字眼。
世态变化权臣易位一向是市井茶余饭后的谈资,不管哪个圈子都会感兴趣,报纸头条一向抓紧大众兴趣取向。
——陆氏易主,陆家继承人归国,为新一任掌权人。
江汐视线淡淡。
从昨晚碰面到现在她没想过这个人,故意忽略,故意不去想起,及时止损,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她用麻木营造的无事发生,却在此刻被轻飘飘的三个字眼轻而易举摧毁。
陆氏华弘集团新一任掌权人,陆南渡。
华弘集团无人不知,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多行业内巨头,稳居顶峰地位。家族企业继承人前几个月海外归国,正式入主集团。
利益战如沙场,刀枪匹马,兵戈相向,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纸上报导正式官方,不足轻重的几个句子,背后却不知有多少波谲云诡。
只能知道最后站在顶端的那个人,不是简单角色。
江汐没多意外。
他还真是没变。
心狠手辣,算计人心游刃有余,一个天生的狩猎者。
江汐缓缓闭上了眼,她也曾是猎物之一,被他一箭致命。
想到不该想的,她睫毛轻颤。
门外敲门声再次响起,伴随询问声。
江汐才想起门外还有人等,她神色瞬间恢复自然,走去门廊开门。
“您好,请问在吗?”
江汐门开,服务生话音正落,她道歉:“不好意思,刚才有事没听见。”
“没事,”服务生笑容得体,将托盘递给她,“您的早餐,请慢用。”
江汐接过:“谢谢。”
关门回房,报纸还散落在地上。
江汐瞥了眼,半晌将早点搁旁边茶几上,走近。
她蹲下身,没再看报纸上面内容,捡起扣在桌面上。
做完这些她没再管,又变成无事人,起身到桌边吃早餐。
/
采访用时不长,江汐从媒体大楼出来时正值正午,时间还早。
接下来没行程,江汐回酒店收拾东西回家。自从***这个圈子,她回家次数急剧减少,好在没需要孝顺的长辈。
上次在家是三个月前,进组后没再回过。
家里定期有人过来打扫,不至于落灰,和上次离开前没什么两样,除了走前拉上的窗帘被拉开了。
满室白天亮光,江汐有点抵触明亮,想过去拉上窗帘。
高层落地窗外无垠天空,一片灰蒙,暴雨将至。
没晴天时明亮,江汐走至半路停下。
算了。
她转身回卧室。
难得一天清闲,江汐没出去,也没找事做,在床上躺了一下午。
和纪远舟约了晚饭,近傍晚江汐才从床上起来。一下午没玩手机,拿过手机才看见纪远舟一个小时前发过来的消息。
-工作上出了点问题,晚饭你先吃,晚点请你喝酒。
纪远舟在一家企业工作,最近升职总监,正是事务缠身的时候,江汐能理解。她也没给纪远舟回电话,纪远舟一般能打电话便不会发短信,发短信估计正忙。
她不饿,没打算先吃,玩了盘游戏后实在无聊,换了身衣服下楼。
外面大雨下过一轮,气温骤降。小区枯树残叶,地面一层湿漉,路灯昏黄。
雨天路上行人不多,江汐没打车,散了四十分钟步到春熙街。
春熙街以吃食闻名,各式各样美食,口味广至东西南北,这条街一年四季热闹,客人络绎不绝。
江汐和纪远舟大学经常在这边吃火锅,今晚约了在这边见面。
刚进店,一身黑白制服的服务员便上来接待:“你好,请问几人?”
“两人。”
“好的,这边走。”服务员将江汐引至窗边一个座位,递了菜单。
江汐接过,点完后菜单还给服务员。
手机有电话进来,江汐瞥了眼屏幕,捞过手机接通。
是纪远舟:“你在哪儿?”

陆南渡江汐免费阅读

“已经到了,你忙完了?”
“嗯,”纪远舟没多说,“我上来了,你在哪个桌?”
江汐懒洋洋侧过头,纪远舟正从大门进来,她抬手示意:“看见没?”
纪远舟正好看见她,挂了电话。
“点了?”纪远舟走至桌边坐下,脱下身上风衣。
江汐点头:“点了。”
两人十年好友,饮食喜好对方都清楚,纪远舟也没问江汐点了些什么。
江汐拿过旁边茶壶,给纪远舟斟了杯茶,推至对面。
纪远舟接过,喝了口暖身。
江汐一边手托下巴:“下次忙不用跟我说是工作。”
纪远舟笑了:“怎么发现的?”
江汐也跟着笑,抬手,食指轻点了下自己脖子:“眼尖。”
纪远舟一下了然,也不介意被江汐看到,轻拨下衣领遮住吻痕:“不过也的确是工作。”
纪远舟没准备细说,江汐也没再问她,朋友关系再亲密也该有自己的秘密。
火锅底很快上桌,推车上肉素菜皆有。热气氤氲,红椒浮油面上,肉片翻滚,两人边吃边闲聊。
玻璃窗正对街道,街上年轻男女三两成伴,应该是附近大学的学生。
“毕业到现在有五年了吧。”江汐看着窗外忽然说。
“差不多,”纪远舟顺着她目光看街上的人,“年轻挺好。”
十几二十几的年纪,人生阅历近乎空白,心有一腔热情,什么都无畏,干净又炽热。
是最美好的年纪。
江汐收回目光:“估计现在这些学弟学妹还能经常听到你名字。”
***名声不会过时,纪远舟大学就读期间是公认的校花,长相出色,那几年不少人追着她要联系方式。
纪远舟正涮牛肉片,闻言瞥她:“还说我?你可是高中就一大堆小屁孩给你写情书。”
现实漂亮人不少,但江汐相貌出众到能与平常漂亮人拉开一大段距离。
美从来都是杀手锏。上天造物主偏爱的人,人类只会对其更偏心,所以江汐从小收到的爱意不计其数。
但这一切在高三暑假那年戛然而止。
那一年,江汐被陆南渡追到了手。
江汐好学生,出了名难追,谁都没想第一个追上江汐的是个三天两头打架斗殴,逃课当便饭的不良少年。
当时不乏意气用事的男生跟陆南渡叫板,扬言会继续追江汐,但无一例外都被陆南渡打去半条性命。
直到后来没人再敢追江汐,谁也不想惹陆南渡。
江汐那些事纪远舟一清二楚,她没提起,只模糊道:“以后看人长点心眼,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江汐知道纪远舟为她好,笑了笑:“知道了,晚点请我喝酒这话还算不算数?”
“当然。”
/
Iceland酒城。
音乐震天,舞池手臂挥舞,狂热喧闹。空气里弥漫酒精,迷离又颓废。
转灯晃动,光点流过玻璃酒柜,光线昏暗看不清人脸。
西边一个卡座,半包式皮沙发上男女三五成群,欢声嬉笑,酒瓶碰杯,夹杂男人混不吝几句黄腔。
这桌在座都是世家子弟,有钱有势。
旁边有人问起陆南渡,沈泽骁手挂旁边人肩上,酒瓶跟那人碰了下,下巴朝入口抬了下:“喏,这不就来了?”
陆南渡刚从华弘集团过来,身上西装没换,眉宇间还沉淀工作时的严肃。
身高腿长,样貌不凡,再加上陆家家世显赫,陆南渡一出现吸引不少目光。
在座大部分跟陆南渡不熟,鲜少关联,能跟陆南渡同桌还托沈泽骁福。沈泽骁典型二世祖,朋友众多,和陆南渡是多年好友。
舞池已换新歌,照样吵闹。
沈泽骁身旁给陆南渡留位,两手各执一杯酒,一杯递给陆南渡,吊儿郎当:“大忙人总算来了,迟到了自罚一杯啊。”
周围人跟着起哄。
陆南渡脱下西装外套,褪去工作时不苟言笑,陷进椅背里。
男人五指骨节分明,解开一颗衬衫扣,踢了沈泽骁一脚,笑骂:“滚。”
沈泽骁这才作罢,酒杯碰了下他的:“公司这么忙?”
陆南渡掀眼皮:“要不你试试?”
“操,我就算了。”
陆南渡笑了下,垂眸把玩手中酒杯。
沈泽骁轻撞下他肩膀,问:“看到那边那个女孩儿没?”
陆南渡懒得理他。
沈泽骁又说:“这女孩儿今晚奔着你来的,你不就好这口?”
气质冷淡疏离,跟个仙女似的。
酒液混冰,杯壁上凝一层冰凉水珠,陆南渡指尖有一搭没一搭敲打杯壁。
不知那句吸引了他,抑或只是捧场,他抬眸看向对面。
沈泽骁:“许韶朋友,还在上大学。”许韶,沈泽骁现任女友。
女生身穿吊带裙,见人看过来羞赧低头。
陆南渡态度悻悻,一秒便过。
沈泽骁难以置信:“不感兴趣?”
圈子里不少人喜欢沾女人,沈泽骁没想陆南渡越来越禁欲,调侃道:“再这样下去你行?”
陆南渡笑:“行不行关你屁事。”
“啧,我这不为你以后担心?”
陆南渡:“有烟没?”
沈泽骁扔了包烟给他。
……
吧台。
江汐手半撑脑袋,看着舞池里摇摆人群,小啜一口啤酒。
***音浪不小,震到她耳膜不***,脑袋也发昏。
江汐单手晃了晃酒杯,问调酒师洗手间方向,调酒师告诉她西南方位。
她道谢,从高脚凳下来,途中经过卡座区,光线不明朗,人脸影绰。
半路一个卡座有人起身,许是想去吧台拿酒,江汐来不及躲避,两人正面撞上。
女人后退,连忙道歉:“不好意思。”
江汐没觉有什么:“没事。”
动静不大,同个卡座没人注意这边。
江汐重新迈开脚步。
卡座一道弱软女声传来:“陆先生,我给你倒酒。”
“不用,不喝了。”
成熟男性声线,褪去不正经,低沉悦耳。
江汐脚步顿住。
借着微光,隐匿在黑暗里的一切渐渐清晰。
男人放松坐沙发里,微垂头颈,高挺鼻梁投***影,指间夹一点猩红。
二十个小时前刚看过的脸。
与此同时,陆南渡似乎发现什么,掀眸看了过来。

小编推荐理由

想你时心稀巴烂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免费送彩金的娱乐网 2019白菜网送彩金 永利赛车机器人 哪些娱乐网站送彩金 hg平台送彩金 申请免费自动送彩金 3d黑彩平台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可提款 哪些娱乐网站送彩金 哪些彩票网站送彩金